怎么做网上棋牌室

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首頁 > 新聞 > 中國 > 正文

嚴宏昌:“大包干”改變命運 小崗村“明天更好”

2019-07-31 04:24:49大公報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圖:嚴宏昌是1978年小崗村“大包干”的核心帶頭人\大公報記者趙臣攝

編者按:

即將與新中國一起迎來70歲生日的共和國同齡人,是一個特殊的群體。出生時,他們與整個國家一起迎接初升的太陽;成長中,他們經歷著祖國發展歷程中的風風雨雨;而今,他們感受著祖國日新月異的輝煌成就。從他們的視角,我們不難讀懂億萬中國人用自己雙手書寫的壯麗史詩。為迎接中華人民共和國七十華誕,大公報自今起推出“共和國同齡人”系列報道。他們當中既有改革先鋒,又有抗戰老兵,既有駐外大使,又有粵劇名伶。七十年歲月更迭,記載了他們對于祖國的摯愛與眷戀、責任與使命。

1949年出生于安徽鳳陽縣小崗村一個農民家庭的嚴宏昌,是小崗村“大包干”(分田到戶,農民享有對土地的經營管理權,所有權仍歸國家)的核心帶頭人。1978年,任小崗生產隊隊長的他帶領村民分田到戶,拉開農村改革序幕,中國億萬農民命運亦在此后改變。如今,嚴宏昌住在自己的一套三間平房里安享晚年,而院子的另一邊是兩個兒子住的三層小洋樓,還停著一輛豐田牌轎車。回憶過往,與新中國同歲的嚴宏昌數度熱淚盈眶。他說自己“過上了當年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好日子”,更相信“明天會更好”。\大公報記者 趙 臣

上世紀七十年代,離鄉務工闖蕩的嚴宏昌因為能寫會算、頭腦靈活,一個月已能掙200多元(人民幣,下同),由他牽頭組建的建筑工程隊,最高峰時有300多人的規模,他因此成為鳳陽縣有名的“能人”。與此同時,在他的家鄉小崗村,集體經濟瀕臨崩潰,更曾出現餓死60多口人,餓絕6戶的慘況。

困難時期成全村最后希望

1978年8月,嚴宏昌被村里叫回,并被選為生產隊長。當選那天,村里的一位老人對他說:“你回來帶領大家干,哪怕一天能喝上兩頓菜稀飯,我們也就知足了。”

嚴宏昌思來想去:“小崗人要想吃上飽飯,按照老辦法肯定不行,我當時想到了在建筑工地實行的‘包干’的做法,在村里分田到戶。”

1978年11月的一個夜晚,在嚴宏昌等的組織下,小崗村18戶農民偷偷簽下分田到戶的“生死契約”。契約中寫道:“如以后能干,每戶保證完成每戶的全年上交和公糧,不再向國家伸手要錢要糧。如不成,我們干部坐牢殺頭也甘心,大家社員也保證把我們的小孩養活到18歲。”嚴宏昌是契約的起草人。他回憶,雖然村民私下都擁護分田,但“人無頭不走,鳥無頭不飛”,當時就缺敢擔責任的帶頭人,而此中的巨大風險大家心知肚明,因此有了這份“生死契約”。

分田到戶后,村民的勞動積極性被完全激發了出來。“出工再也不用吹哨子,村民爭先恐后地向熟悉的生產隊借牛、借犁,連村里犄角旮旯的荒地都被開墾了出來種花生、紅薯。”1979年,小崗村實現了大豐收,當年就收獲糧食13萬9千斤,比上一年增收了近10萬斤,不僅村民吃飽了肚子,還一舉還清多年累積的800多元集體貸款,賣給了國家35頭豬。村民人均收入達到400元,是上年的18倍。說起這些數字時,嚴宏昌臉上難掩笑意。

啟現代化農業生產新篇

但再次提起當時自己所承受的壓力、為分田到戶所受的委屈和遭遇,嚴宏昌的眼里又泛起了淚水。因私下分田到戶的事情泄露,1979年4月,嚴宏昌即被免去隊長職務,更差點以反革命罪被逮捕。

1980年1月,時任安徽省委書記的萬里得知此事后,前來調研。萬里對嚴宏昌說:“如果再有人說你是現行反革命,你問他可有好辦法能把農業生產搞上去?他如果不能,我幫你打這官司。”并現場允諾小崗村分田到戶再干5年。

嚴宏昌說,因為萬里的支持,自己躲過了一場浩劫。但全家真正地從“反革命”的陰影中解脫出來,是在1986年,中央第五個一號文件出臺,再次肯定了以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為內容的農村改革方針。“我愛人那天花了一百元錢買了一掛鞭炮,放完過后趴在地上磕頭,大哭,哭了又笑……”

1983年5月,嚴宏昌花了5800元,買了小崗村的第一臺拖拉機;1991年,他家從茅草屋搬進了磚瓦房……“國外的農民,家家戶戶都住小瓦房,大的農戶都用拖拉機耕地”,嚴宏昌還記得萬里當年跟他描述的國外農民生活,而現在,這些在他家早已實現。

擺脫“吃不飽” 孩子個個上學去

圖:學生在小崗村小崗學校內開展課間活動\資料圖片

從四五歲開始記事到20歲之前,在嚴宏昌的記憶中,“吃不飽”一直是主旋律。他介紹,在1959年到1961年的三年困難時期,因為父親會打鐵的手藝,正好被公社調去打鐵,這才讓家人都活了下來。嚴宏昌回憶,父親當時經常連夜加班,公社每天發一斤芋頭干的糧票,他就換成兩碗芋頭面稀飯帶回來和野菜一起煮。

在飯都吃不飽的年代,上學是一件很奢侈的事。當時,村里大部分人是文盲。嚴宏昌13歲才上小學,他回憶道,當時小崗村沒有學校,他每天需要走五里多路去別的村的小學上學。

嚴宏昌是小崗村周邊第一個考上初中的人。到了中學,他每天都要走十多里路到鎮上上學。嚴宏昌亦介紹,當年組織村民“大包干”簽訂生死契約時,18戶村民代表中大部分人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,后來是他把所有人的名字寫在紙上,村民在自己名字上按上了手印。

嚴宏昌說,如今小崗村教育硬件設施越來越好,村民對子女教育的重視程度越來越高。村里不僅有鳳陽縣小崗學校(小學+初中),還有兩所幼兒園,此外還增設了小崗村鄉村學校少年宮等教育文化設施。現在,小崗村的孩子們個個上學讀書,嚴宏昌感嘆,小崗人的素質也在不斷提高。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

怎么做网上棋牌室 极速时时大小 福彩双色球实时统计 快三计划群有托的吗 云南快乐十分必赢技巧 一分赛统一吗 香港赛马会免费独家料 飞艇网页计划 平特最准网站 马经救世报2019全彩图 陕西二十选八开奖